有些事情总是说出来才会释然,虽然已经过去很长时间的了,我仍想胡乱写些什么,放在这个没什么人会看的地方,可能这就是个人博客存在的意义吧。

在经历了两年多的黑暗与消沉之后,2021年依然是倒霉与绝望的,我甚至怀疑现在的我到底有没有调整好心态来面对这一切,但至少我还有这样一个可以写写东西的地方、至少我知道有很多人在帮助我。

03.26-27

几天前,表姐跟我说外婆从过完年身体就一直不好,住院两周了,家里人一直没有和在上海的我们说,让我有空请假回去看看。我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。

那几天我还在等着安装公司的工作站,想着装好之后可以远程工作,到时候在家里想呆多久呆多久。结果本来周四到的机器,晚了一天,26号——周五才到。

那天,我在公司忙了一天,为了不继续耽误时间,晚上干到三点多把事情都搞定。

周六一觉睡到了十一点,醒来我姐夫跟我说外婆进ICU了,让我早点回去。我整个人都懵了。


回家了解了下情况,感觉非常不乐观——外婆本来只有一个肾脏功能正常,现在是一个血尿的状态。估摸着另外一个应该也不行了,而众所周知肾脏没什么自我修复能力,尤其是这样一个老人,那最好的情况可能就是以后都靠着透析了。

但当时看我妈状态好像还不错,转述医生的说法是等情况稳定了就可以转出来了,觉得不是多严重的事情,所以之前也没有告诉我。

03.29

白天在医院呆了一天,晚上换班回来,还没坐下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拖了出去。去医院的路上,大姨接到了一个电话,车上没有人说话,但是大家都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07.05

百日之前,家里人一起去寺庙给烧了个“四合院”。

我是第一次见到五六米高的火焰,站在十几米外都能感受到汹涌的热浪,晃得眼都睁不开。

_

我曾经想要是公司的机器早一天到是不是能“严格意义”上地见外婆最后一面,不过后来听说因为疫情原因要先做核酸,所以大概是不行的?至少比在国外回不来的情况好一些,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。

整理物品的时候,翻出来一本笔记,有一页上记着家里人的生日。其余地方更像是账本,姨妈看着苦笑说这老人真的抠门一辈子——进ICU待了3天,人走了竟然还从医院退了将近两千块的押金。

几个月前过年的时候,亲戚还打趣我说这么大了,该谈谈女朋友了,我外婆说急什么,先好好学习。现在回想起来、从结果来看,我既没好好学习,也没女朋友。虽然这两者多少都在主客观上有我无法控制的事,但回想起来还是不免有些唏嘘。

回想起来,上了大学之后就有点不太关心家里的事情了,跟老人也没说过什么话,虽然事实上也没太多可以说的。瞎忙、瞎纠结、瞎自闭的几年,如今正在改正中。

小时候的记忆里,似乎大多数时间都是外婆在带我。记忆的碎片里,有小猫钓鱼、有咸豇豆配鸡蛋炒饭、有糖拌稀饭、有一把破破的蒲扇,还有放在冰箱上的每天都要吃的药——听说是几块钱的降压药,吃了几十年,听说对肾脏不好……

我感觉我好像是那种会想一大堆,最后很多都不会付诸实践的type……

老人前两年心脏就不太好了,然后还有一个肾脏坏了,当时也想着是不是可以整个果子表监控监控心脏健康,后来觉得让老年人用这个实在是太难为了,不了了之。

前几天整理淘宝收藏夹,还看到过年的时候扔进收藏夹的家庭制氧机,那时候老人呼吸已经有一些哨音,考虑到心肺功能想着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吸点氧会好点,结果过完年就去上海灯红酒绿就忘了,哎。

回顾我这几年,有一些事情非人力所能左右,也有很多事可以做得更好,但我也确实不是超人,只能说没什么后悔的事,但是确实有数不清的遗憾。

Last modification:September 22nd, 2021 at 03:07 am